1. <span id="vr4pt"></span>
        <dd id="vr4pt"><big id="vr4pt"></big></dd>

        <button id="vr4pt"><object id="vr4pt"></object></button>
        <rp id="vr4pt"></rp>

          科學革命的密碼到底是什么

          文|陳九霖

          英國學者李約瑟曾對中國古代輝煌的科技水平表達了深深仰慕,同時提出一個疑問:中國古代對人類發展做出了如此多的重要貢獻,但為什么科學革命和工業革命卻沒有在近代的中國發生?這就是著名的“李約瑟之謎”。文一教授的《科學革命的密碼——槍炮、戰爭與西方崛起之謎》(以下簡稱《密碼》)便是對這個問題的全新回答。

          《密碼》 的新視角

          不得不說,《密碼》是一本獨特的磅礴巨著。作者從一個特別的視角、以一個全新的思路,提出了一個新穎觀點。

          針對科學革命為何發生在歐洲而非中國這個“李約瑟之問(李約瑟之謎)”,文一教授認為,不是因為中國缺乏民主自由、理性思維,而是因為長期處于和平富足的大一統環境,缺乏參與國際軍備競賽和商業競爭的意志以及“困而知之”的壓力。

          《密碼》總體邏輯可分解成4個層面:

          1.歐洲近代科學革命源于歐洲各國戰爭造成的需求;

          2.戰爭需求促進了商業發展,形成戰爭—商業之間彼此需求與循環、相互促進的格局;

          3.國家支持,即所謂“國家競爭體系”;

          4.緣于中國的火藥、火炮輸入。

          文一教授認為,社會需求才是推動科學革命和技術變革的最大動力。作者從槍炮、戰爭的角度,推導出西方崛起的“真實”原因是:“高頻率、高烈度和基于火藥與槍炮的新型熱兵器戰爭,將歐洲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成百上千個閉關自守、愚昧落后的封建城邦國家,錘煉成了二三十個強悍的、中央集權、奉行軍事重商主義發展戰略的統一民族國家和海上強權。不是流行歷史觀所說的西方法治、理性、正義,東方專制、迷信;也不是流行歷史觀強調的‘英國大憲章運動’和‘英國光榮革命’所引起的。”文一先生還說,所謂西方是靠“民主、自由、法治”崛起的理論,不過是一個被西方種族主義的“集體潛意識”所包裝和炮制出來的巨大神話。

          疑竇與迷思

          讀過文一教授的著作之后,我茅塞頓開,同時,也疑竇叢生、迷思滿腦。我提出了這樣一些問題:

          首先,如果說戰爭和槍炮是科學革命的密碼,為什么中國在蒙古帝國時期沒有爆發科學革命,也沒有文藝復興和工業革命?

          蒙古帝國時期,中國是人類歷史上版圖最大的國家,其疆域遠超羅馬帝國、大英帝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從圣武皇帝成吉思汗及其后繼者在50多年的時間里,以總數不到40萬人的軍隊,先后滅亡了40多個國家,征服了720多個民族,所消滅的各國軍隊數超過千萬人,所征服的各民族人口數目達6億人,建立了人類歷史上版圖最大的國家——蒙古帝國。其穩定時期版圖面積超過3500萬平方千米,版圖最大時期面積超過4500萬平方千米。相比之下,現在整個亞洲的陸地面積(包括所有島嶼)也不過4400萬平方千米??墒?,戰爭中已經使用“槍”和“銃”以及火藥的蒙古帝國,為什么沒有爆發“科學革命”和“工業革命”?按照文一教授的觀點,即槍炮、戰爭是西方崛起的“密碼”,那么,為什么這個“密碼”卻在使用熱兵器的蒙古帝國失靈?

          第二個事例是,相比于蒙古帝國的能征好戰,公元10至13世紀的并非好戰的“兩宋時期”,卻是全世界公認的中國科技史的黃金時代。

          有人用兩個數字來說明宋朝的科技成就,即:一個科學巨人,三大改變世界的發明。一個科學巨人就是天文學家、數學家和物理學家沈括;三大改變世界的發明就是活字印刷術、指南針的發明與應用、火藥配方的改進和完善。

          在沈括的《夢溪筆談》中,他不僅試驗、研究了4種指南針的裝置方法,還發現了地偏磁角的存在。他是世界上第一位發現地偏磁角存在的學者,比歐洲人哥倫布發現這一現象早了整整400多年。至于三大發明對整個人類的貢獻,引用馬克思的話說:“火藥、指南針、印刷術——這是預告資產階級社會到來的三大發明?;鹚幇羊T士階層炸得粉碎,指南針打開了世界市場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術則變成了新教的工具和科學復興的手段,變成對精神發展創造必要前提的最強大的杠桿。”宋代的科學成就遍及科技領域的各個分支,從天文、數學、物理、化學、地學、生物、醫藥、農學等學科,到機械、造船、航海、印刷、陶瓷、建筑、紡織、冶金等技術工程,無不有著舉世矚目的成就;在中國傳統科學技術各個領域都留下了前無古人的紀錄。

          我認為,“兩宋時期”科技發達的原因是:國家的安定、民族的融合、國際的交往、經濟的發展、文化的興盛,而并非“槍炮、戰爭”。兩宋時期的科技成就,也不是“國家競爭體系下長期軍備競賽的產物”,以及“國家贊助、科學家團體與軍備競賽”那些所謂歐洲科學革命“密碼”的結晶。

          一家之言

          我贊賞這本書的核心論點,即:社會需求才是推動科學革命和技術變革的最大動力。但不認同文一教授把“槍炮、戰爭與西方崛起”畫成等式,乃至得出結論這就是科學革命的“密碼”;也不一定認可其所說的那種“社會需求”僅僅是“把數學應用于軍事和槍炮工業、應用于描述炮彈軌跡的社會需求”。社會需求除了其所言軍事與炮彈需求之外,還應該有社會對物質生活和財富的極大需求等。

          當文一教授提到“最大動力”,千萬不要理解為“唯一動力”。而較長時期所流行的歷史觀所說的民主、法治、理性、正義、和平、穩定、開放、交融等,也都是科學革命的重要條件,同樣是推動科學革命和技術變革的動力。我認為,企業家精神是科學革命最不可缺少和最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文一教授所言“戰爭—商業”循環加速器,二者相互支撐就是明證??傊?,一時一事的發展、一個時代的變遷,決不是單一因素的影響,而是各種綜合因素在一個特定時段、特殊條件下合力影響的結果。

          我個人不成熟的思考是,和平孕育科學;戰爭誕生思想。拉長時間軸來看,歐洲17—18世紀(戰爭時期、科學革命時期)所創出的科技成果是非常有限的,遠遠趕不上和平時期所創出的科技成果,這是不爭的事實!而從思想創造的角度來看,我們的春秋戰國時代成就了很多偉人思想家及其作品;中東亞述埃及戰爭時代成就了兩大宗教文明,即是“戰爭誕生思想”的有力證明。文一教授在書中講:“其實,中國歷史上戰爭最頻繁的春秋戰國時期,恰好也是中國歷史上科技飛速進步的時期。”但是,這一時期中國的科技進步遠遠趕不上相對穩定與和平的“兩宋時期”和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的科技創新成果。

          最后,引用文一教授的話作結束:“中國人必須有勇氣承認西方近代的輝煌崛起和對東方文明的超越。但是,只有在真正搞懂西方為什么能夠崛起和超越時,才能真正讀透西方并找到反超的道路。”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3年第16期)

          頂部
          国产精品原创巨作|欧洲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99国产超薄丝袜足j在线直播|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

            1. <span id="vr4pt"></span>
              <dd id="vr4pt"><big id="vr4pt"></big></dd>

              <button id="vr4pt"><object id="vr4pt"></object></button>
              <rp id="vr4pt"></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