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vr4pt"></span>
        <dd id="vr4pt"><big id="vr4pt"></big></dd>

        <button id="vr4pt"><object id="vr4pt"></object></button>
        <rp id="vr4pt"></rp>

          拉動消費不妨換個思路

          文|關浣非

          一段時間以來,社會各界都在為復蘇經濟做著各個方面的思考,包括制度的、環境的、市場的,也包括投資的、生產的和消費的。

          從影響經濟增長的因素分析,消費始終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而從消費能力的形成源頭上看,經濟發展則是消費能力的根本來源,沒有經濟的持續增長,就不會有社會消費能力的持續形成,也不會有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持續貢獻。因對未來預期的不同,消費模式又可分為積極消費和消極消費兩種形式。前一種是主動消費模式,后一種則是被動消費模式。當出現后一種消費模式時,必須靠施加必要的外力才能使之有所改變。對這種消費模式的變化,也可稱之為被拉動的消費模式。

          應當承認,因為疫情的較長時間沖擊及外部環境改變之擾亂,中國經濟增長的節奏發生了變化,同時人們對未來的預期也發生了變化,因此也必然導致人們消費習慣乃至消費模式發生改變。在外需趨減、經濟增長動力不足、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預期仍需改善的情況下,僅靠鼓勵消費、刺激消費或很難達到拉動消費的目的,此時的居民消費模式已經表現為控制支出、能省則省的狀態。今年二季度,我國居民消費率為68.2%,但較2017—2019年同期平均70.6%的水平仍有一定差距。盡管如此,由于投資減速及外貿出口放緩的影響,消費成為今年第二季度中國經濟增長的主動力,驅動了77.2%的經濟增長。

          因此,進一步提升全社會的消費水平,既是保持經濟增長的必要之舉,又是政府施政的根本目標之一。要看到,在實現由被動消費轉向積極消費尚需一定時間及一定條件的情況下,欲達到拉動消費的目的,必須通過減少居民既定剛性支出方面的特別安排才可相應增加居民的可支付消費能力,進而增加居民的消費意愿。具體則需從多方面入手:

          063

          062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 攝

          一、減少居民用于稅項方面的剛性支出。其中包括:1.減少個人所得稅支出。黨的二十大報告明確強調了“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探索多種渠道增加中低收入群眾要素收入,多渠道增加城鄉居民財產性收入”等原則。在當前企業發展面臨較多不確定性、就業入口特別是民營企業從業人員收入改善空間不大的情況下,在未來幾年,有必要在提高勞動收入免稅額及調減一定金額以上收入稅率兩方面作出考慮,要通過對全社會勞動收入稅負的調減來增加勞動人口的可支付消費能力。2.下調商品流轉稅水平。我國的稅收結構中,在商品流通環節征收的流轉稅占比高達57%(2020年),高于其他主要國家。而流轉稅常于無形中轉嫁給消費者,且普遍具有累退性質,加大收入差距。3.降低某些資產購置及交易的征稅水平,如房屋購置稅、車輛購置稅等,而降低房屋購置稅項支出恰恰是打破當前房地產市場悶局的一個選項。4.下調某些產品的消費稅。

          二、政府要肯為鼓勵居民消費“出血”。由政府直接向居民發放消費券,借此激發全社會的消費意愿、動力。自2021年開始,香港每年向居民發放電子消費券,2022年給每位符合條件的居民發放過1萬港元,今年再次向640萬符合資格的18歲及以上居民,每人發放5000港元電子消費券;而且,通過不同入境途徑來港定居者,以及在港讀書的學生,共約10萬人,也利益均沾,福祿同享,每人可得2500港元電子消費券。據預測,此舉可提振香港經濟增長0.6%。內地的一些城市也推行了類似措施,這無論對恢復居民消費信心還是增加居民消費能力都有積極意義。

          三、加大向社?;疝D移國企的利潤規模。通過此舉提高社保對居民就醫、失業、養老的兜底力度,鼓勵居民將一部分原用于社保方面的支出轉化為具體的消費開支。人們不敢消費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受限于未來養老、醫療以及失業方面的支出,鑒于國有企業本質上應具備的人民性特點及國企所擁有的市場地位,可考慮盡快建立國企向社?;疝D移利潤的常態機制,于一定程度上免除普羅大眾對未來的后顧之憂,釋放一部分原計劃用于未來的支付準備,并能適時地將其轉化為現實消費能力,以實際消費的增加來帶動生產和服務供給的增加。  

          四、把對中小企業的一些稅費征收暫緩措施固化下來,以鞏固優化經濟可持續發展生態。疫情發生后,各級政府出臺了諸多支持企業發展的政策、措施,這些政策、措施有的是出于某種臨時性考慮,有的則完全可以作為一種長期制度固定下來。如對殘疾人就業保障金的分檔減繳、自主就業退役士兵從事個體經營的稅費減免等,對小微企業的“六稅兩費”減免政策,對國家級、省級科技企業孵化器、大學科技園和備案眾創空間自用以及無償或通過出租等方式提供給在孵對象使用的房產、土地,免征房產稅和城鎮土地使用稅,對其向在孵對象提供孵化服務取得的收入免收增值稅等,可更長期地執行下去。通過減少有關企業、有關人員的稅負支出而為增加其收入創造可能的成本空間,進而促進社會消費能力增加。

          五、降低居民的負債成本。根據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在7月23日發布的報告,今年第二季度,我國家庭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提升至63.5%,較去年年底的61.9%有所上升。這個數字正在逼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警的65%的財務風險線。中國家庭的債務主要形式為抵押貸款,其次是消費品貸款、信用卡債務、私人借款和商業運營貸款。至今年6月底,這些貸款總額已達38.6萬億元人民幣(約合5.38萬億美元)。而按5%的年利率計算,如此規模的債務滋生的利息支出無疑是巨大的,而今年以來,央行已兩次下調存款利率,但貸款利率卻未見同步下調,所以,從增加家庭在其他方面的消費能力考慮,金融機構應跳出自身利益的窠臼,適時調減利率收益,減輕家庭債務成本,以優化家庭部門的消費能力結構。

          六、刻不容緩地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今年下半年實現經濟穩步增長和高質量發展的各項工作部署。7月19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的意見》發布。 之后,為全面落實意見,推動破解民營經濟發展中面臨的突出問題,激發民營經濟發展活力,提振民營經濟發展信心,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科技部、中國人民銀行、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金融監管總局聯合發布了《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關于實施促進民營經濟發展近期若干舉措的通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恢復和擴大消費的措施》……現在需以刻不容緩的節奏,盡快將這些意見、政策、措施轉化為可操作的具體辦法和細則,以提振信心,恢復和增加經濟增長動力,穩定市場,促進生產和消費協同發展。

          而從中長期看,則需從制度、市場、財政投入、再分配等多方面入手,建立確保居民消費能力持續提升的體制、機制,以不斷增加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例如:1.建立居民收入的增長高于GDP增長的機制;2.建立減少財政的低效、無效投資并能使此類投資轉化為社會消費能力的體制、機制;3.致力于減少因政策失誤所造成的對企業資產負債表、家庭資產負債表的損害,從根本上增加居民對未來的信心;4.多維建立保障社會財富保值、增值的制度和市場體系。已有的財富能否得到保值、增值是支撐消費持續的關鍵方面,為此,需從社會制度和市場建設兩方面入手,多維建設維護、促進財富保值增值的體系。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3年第15期)


          2023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3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頂部
          国产精品原创巨作|欧洲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99国产超薄丝袜足j在线直播|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

            1. <span id="vr4pt"></span>
              <dd id="vr4pt"><big id="vr4pt"></big></dd>

              <button id="vr4pt"><object id="vr4pt"></object></button>
              <rp id="vr4pt"></rp>